【回望2021年资产管理江湖】金融子公司转型为市场主力军仍处于爬坡阶段。

资产管理新规将于2021年底结束,在资产管理市场占据重要地位的银行理财产品转型也进入最后阶段。2021年,银行理财市场迎来综合净值时代,理财子公司成为理财市场规模最大的机构类型,引领行业新方向。

回归“受人之托,代客户理财”的资产管理业务本质,构建以客户为中心的差异化产品线,加强渠道建设…..进入新发展阶段的理财子公司,面对“大资产管理”的竞争,下一步需要在资产管理赛道建立核心竞争力,高质量发展。

金融子公司成为市场主力军,转型进度加快。

2021年,金融子公司发展进入快车道,进一步丰富了中国金融市场主体,为资产管理市场发展注入了新的力量。截至目前,已有29家银行理财子公司获批筹建,其中银行理财子公司25家,中外合资理财公司4家,其中22家获批开业。随着理财业务的转型和理财子公司的发展,理财子公司的市场份额稳步提升,成为理财市场的绝对主体。截至2021年9月末,理财子公司产品存续规模达13.69万亿元,较年初的6.67万亿元增长1.05倍,占比48.97%。

2021年,银行严格执行监管要求,老产品规模大幅缩减,金融子公司新产品稳步入市,带动金融规模企稳回升。银行理财登记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末,银行理财市场存续规模达27.95万亿元,同比增长9.27%,增速较上半年提升近4个百分点,逐步回归2020年末水平。

目前,许多金融子公司已经成为“万亿俱乐部”。其中,截至2021年9月末,招行管理的理财产品余额为2.79万亿元;截至2021年底,建行理财规模已达2.2万亿元,存续产品超过800只;截至11月,工银理财自主发行和管理的理财产品规模超过2万亿元。

净值是财务管理转型的核心。虽然有一定困难,但2021年净值转型效果明显。截至2021年9月末,银行理财市场净值达到86.56%,较上半年增长7.5个百分点。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郑晨阳指出,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理财市场提前进入稳健增长阶段,充分说明投资者对新产品的接受度超出预期。但由于同业转型进度差距较大,到年底,约10%的理财产品将难以实现净值化。“存量资产规模大、非标资产消化困难,是大中型银行金融转型的痛点。不能完成整改的银行,将按照相关规定纳入特殊情况处置。但从整改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来看,大部分银行都能按时完成整改任务,整体转型压力不大。”

逐步统一监管套利空间并淡出。

规范现金管理产品,金融监管进入直连时代,金融流动性新规脱颖而出…2021年是资产管理新规过渡期的最后一年。随着监管标准的逐步统一,银行理财正在走向基金公募化,监管套利空间逐渐消退,也加速了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客户细分和产品定位。

2021年6月,《关于规范现金管理理财产品管理的通知》正式发布,对存量约8万亿元的现金管理理财产品进行了规范整顿,包括投资范围、期限管理、集中度管理、偏离度等。过渡期将持续到2022年底。这意味着,未来现金管理理财产品和货币基金将在同一个领域展开竞争。

2021年9月,财政部发布《资产管理产品会计处理规定(征求意见稿)》,规范了各类资产管理产品的估值方法,进一步推动了摊余成本法向市场价值法的过渡。

2021年12月,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正式颁布《理财公司理财产品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提出了理财产品全生命周期的流动性管理要求。

西南财经大学信托与理财研究所所长翟李鸿表示,随着资产管理新规过渡期的结束以及资产管理会计处理和估值减值要求的深入实施,理财产品净值将严格遵守公允价值计量规则。估值方法的切换将显著加剧理财产品净值的波动,投资风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直接地暴露给投资者。预计资管新规过渡期后,理财业务可能进一步分化,大银行将充分发挥理财子公司的展业优势,而大部分中小银行的理财业务可能进一步萎缩直至退出市场,进而有可能向理财领域拓展。

面向竞争全方位提升核心竞争力

进入综合净值时代,理财子公司面临着整个大资产管理市场的竞争。面对新的挑战,金融子公司要在竞争激烈的资产管理市场站稳脚跟,需要补齐短板,不断锤炼在IT、运营、风险控制、产品研发、投资研究、渠道交易等方面的核心能力,筑牢护城河。

产品R&D能力是当前金融子公司的一个缺点。银行境内理财子公司发行的产品以固定收益产品为主,平均规模占比近90%。

交通银行业务总监、交通银行理财董事长涂宏表示,随着设计更复杂、需求更差异化的资产管理产品的创新推出,投资更加注重跨市场、跨资产的资产配置能力。目前银行理财产品的资产配置主要是债券、非标准化债权资产、同业存单、现金和银行存款,占比超过90%,而权益类资产和另类资产的配置能力明显不足。此外,海外投资并不意味着高风险投资。中长期来看,经济发展和居民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全球配置是大势所趋,以多元化为特征的银行理财海外投资占比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兴银理财副总裁王生明认为,银行理财公司产品转型仍处于爬坡阶段,净值化转型有待深化。尤其是估值方法完全切换后,渠道和客户是否能真正接受净值曲线,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在具体能力建设方面,银行金融机构需要进行前瞻性布局,为标准银行内外的先进同业搭建金融投资研究运营体系。

郑宇阳表示,成功的银行只是完成了资产管理新规的“入门级”,净值型产品的估值、客户的接受度和满意度、产品体系的升级仍然是重要的点。金融科技赋能的财富管理业务数字化转型是关键武器,是大势所趋。

(文章来源:新华财经)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