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科兴生物半年营收暴增100多倍,控制权之争正在逐步澄清。

中国新冠肺炎疫苗生产商、美国上市公司科兴生物(SVA)上周五在官网披露了截至今年6月30日的半年报,清晰显示了新冠肺炎灭活疫苗带来的公司业绩惊人增长。

疫苗科兴生物半年营收暴增100多倍,控制权之争正在逐步澄清。插图(来源:科兴生物官网)

财务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总营收109亿美元,较2020年上半年的6771万美元增长近162倍。营业利润高达101亿美元。扣除非控股权益后,归属于中国证券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1亿美元,而2020年上半年的净亏损为1261万美元。

疫苗科兴生物半年营收暴增100多倍,控制权之争正在逐步澄清。插图1(来源:公司财务报告)

自然,新冠肺炎疫苗CoronaVac导致公司业绩飙升。根据公司财务报告,该疫苗已在全球56个国家和地区获得紧急使用授权或附条件上市许可。截至12月底,科兴生物已向全球供应了25亿剂克尔来福。目前,公司在新冠肺炎的疫苗年生产能力达到20亿剂,足以成为全球优质疫苗供应商。

公司还在财务报告中表示,2021年半年报中新冠肺炎疫苗销售业绩不能构成未来营收趋势的指示,预计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放缓和竞争产品压力的上升,销售收入将有所下降。

除新冠肺炎疫苗外,科兴生物的萨宾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也于今年7月获得国家医药产品管理局颁发的药品注册批件。

大股东之间的争议逐渐变得清晰。

值得一提的是,科兴生物虽然是中国老牌股份公司,但自2019年2月因控制权纠纷被停牌,随着近期一系列纠纷的进展,公司有望开启资本市场新篇章。

疫苗科兴生物半年营收暴增100多倍,控制权之争正在逐步澄清。插图2(科兴生物月报,来源:TradingView)

简单解释一下整个事件,科兴生物的控制权之争是由公司2016-2017年计划私有化并从美国退市引发的。当时科兴控股董事长尹卫东与未名生物(科兴股东)实际控制人潘爱华分别成立买方联合体,随后以尹卫东为首的管理层推出“毒丸”计划,抵制潘爱华发起的股东收购。

随后,双方矛盾升级,也出现了“公司印章许可纠纷”、“4.17停电夺厂”等事件,也引发了双方在国内外的打官司。据科兴生物披露,去年9月,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裁定,未名生物与潘爱华共同赔偿北京科兴损失1540余万元。

疫苗科兴生物半年营收暴增100多倍,控制权之争正在逐步澄清。插图3(来源:科兴生物官网)

此外,根据公司今年12月3日向SEC提交的文件,科兴生物还与潘爱华就公司印章使用许可诉讼达成和解。

疫苗科兴生物半年营收暴增100多倍,控制权之争正在逐步澄清。插图4(来源:证券交易委员会)

在这场纠纷中,还有一个名为1Globe Capital的组织,与潘爱华合作发起股东“叛乱”,企图将尹卫东等人赶出科兴生物的董事会。这种控制权的争夺,也让纳斯达克无法确认“毒丸”抗辩是否有效,导致股票交易至今暂停。

根据公告,1Globe Capital与科兴生物之间的诉讼一直持续到今年年底。经过多次诉讼,2021年12月9日,东加勒比海最高法院维持了之前的判决,确认了公司原董事会的合法性。

疫苗科兴生物半年营收暴增100多倍,控制权之争正在逐步澄清。插图5(来源:公司官网)

随着一系列纠纷有望逐步澄清,公司复牌的希望也逐渐显现。纳斯达克冻结交易时,科兴生物的市值仅为6.42亿美元,显然不足以反映公司目前的全球市场地位以及营收和利润的巨大增长。

(文章来源:财联)

Related Posts